首頁 > 財經頻道 > 正文

場外配資黑洞調查:投5萬搭平臺 招個代理就“宰羊”

2021年06月03日 16:15
作者:赫德
來源: 證券時報

東方財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機查看財經快訊
  • 專業,豐富
  • 一手掌握市場脈搏

手機上閱讀文章

  • 提示:
  • 微信掃一掃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原標題:場外配資黑洞調查:投入5萬搭平臺,招個代理就“宰羊”

摘要
【場外配資黑洞調查:投入5萬搭平臺 招個代理就“宰羊”】投資者非理性的需求才是場外非法配資最好的“土壤”。投資者需要明白,一旦參與場外配資違法活動,自身利益將無法得到保障,杠桿投資可能損失全部本金。

  52歲的山東股民林戈(化名),因患上抑郁癥,去年底從體制內申請了病退。炒股六、七年,林戈搭上了家里全部的積蓄,近兩年又一頭沖進場外配資盤,試圖通過高杠桿翻身,沒想到越陷越深。

  通過向親朋借款、銀行消費貸、小額網貸,林戈如今欠下外債50多萬。“之前也是做過領導干部的,現在我這個年紀干什么工作能還上這個錢?”這是林戈自認為無法離場的原因。“華山一條路,只能搏一搏。”林戈向證券時報記者如此表述自己的心態。

  林戈近期在使用的配資平臺叫“捷希源”,后者給充值5萬元以上的VIP客戶提供15倍的配資杠桿,月息0.4%。林戈用16萬元本金,配資240萬,全倉殺入了高X股份,數個交易日后便盈利50余萬。但是,在4月13日,捷希源突然對林戈的賬戶進行強制平倉,原因是高X股份屬于3元以下的低價股,按平臺規定不得買入。林戈僅拿回了本金,50余萬的盈利被沒收,翻身的希望破滅,只能走上艱難的維權路。

  像捷希源這樣的場外非法配資平臺,證監會在去年7月集中曝光了258家,目前絕大多數已經停止運行,但仍有小部分通過更名、網頁跳轉等方式殘存,繼續違法行為。今年5月31日,深圳證監局發布轄區內第十三批不具有合法證券期貨經營業務資質的機構名單,捷希源便是其中之一。

  證券時報記者近期調查發現,配資平臺分為A盤(實盤)、B盤(虛擬盤)兩種,通過代理大肆招攬客戶(投資者),A盤收取交易傭金、配資利息,B盤的平臺主要盈利則來源于客戶的虧損。無論哪一種模式,投資者的利益都得不到保障,如同待宰羔羊。

  盈利遭沒收

  林戈來自山東煙臺,4月底的一天打來電話反映自己配資炒股被平臺強平,懷疑遇到了虛擬盤。

  林戈口中的平臺指的是捷希源,后者官網稱:捷希源配資平臺是由深圳市捷希源科技有限公司與深圳市元美信科技有限公司為投資者聯合打造的、國內最權威的實盤互聯網在線股票配資平臺。這是配資平臺一貫的口吻,均宣稱自身安全、可靠、權威,實際上是無任何資質的非法平臺。

圖片

  捷希源為客戶提供4種配資模式,免息計劃、按天計劃、按月計劃和VIP計劃。

  前三種模式可將資金放大2~10倍,當前市面上的配資平臺通常會將杠桿比例控制在這一范圍。捷希源的VIP計劃則可以提供15倍的杠桿,5萬元起申請,最高可以配資5000萬元,利息、交易傭金還有優惠。

  更高的杠桿、更低的利息,捷希源以此吸引了圖謀一戰翻身的林戈。在此之前他使用的是米牛網,后者是一個去年7月被證監會曝光卻依然殘存的非法場外配資平臺。林戈接觸到這些配資平臺的途徑是手機短信。近期他又收到多條類似短信,顯然已經成為相關平臺重點圍獵對象。

  在試用捷希源期間,林戈買賣股票、充值提現的操作都正常,這讓他更加大膽,開始嘗試15倍杠桿比例的配資模式。林戈提供的其與捷希源簽署的《股票配資協議》顯示,林戈出了16.62萬元本金,放大15倍獲得了平臺提供的249.3萬元配資,當虧損金額達到本金額度的50%即達預警線,達到本金額度的80%即達平倉線。林戈申請了2個月的委托期限,收取管理費(即配資利息19944元),盈利全部歸申請人所有。

圖片
圖片

  4月11日、12日,林戈用約200萬元買入83.95萬股高X股份,平均成本2.39元/股。這一次,他運氣不錯,高X股份連續沖高,15倍杠桿的魔力顯現,賬戶盈利迅速突破了50萬元,翻身在望。

圖片

  但是到了4月13日尾盤,林戈突然發現賬戶里的高X股份被強制平倉,資金也不知去向。林戈不知道怎么回事,趕緊找客服追問。捷希源客戶回復林戈,其違反協議約定,買入了3元以下的低價股,現在只能申請退回本金,盈利被沒收。

  林戈急了,“據理力爭”,乃至以死相逼。多番交涉后,捷希源稱“本著人道主義精神”,向林戈賬戶返還20萬元供其繼續操作,一個月后無違規才能提現。林戈只得暫時接受這一方案,期待滿一個月后能將這部分資金提取出來。

  其實,林戈在買入高X股份之前,是知道不能買入低價股的,《股票配資協議》規定了8種不得買入的情況,就包括不得買入ST類股票、不得買入不設漲跌停板限制的股票、不得購買價格低于3元的股票等。不過,林戈在之前也曾試著買入過ST股、低價股等,可能是因為量不大,捷希源并未有過提醒或干涉,因此他對相關規定并沒有太放在心上。最初簽訂的電子協議中,捷希源只說違反規定將強制賣出股票,并未說明盈利部分怎么處理。

  林戈抗議后,捷希源修改了協議,特意在“不得購買價格低于3元的股票”后加上了“如果違反將清空所有盈利”的字樣。林戈之所以能發現這一變化,是因為最初捷希源客服最初解釋強平時貼出的協議條款中并沒有相關字樣,這一條款就是針對他的情況而修改的。這讓林戈大為惱火,他認為按照最初的協議,即使違規買入低價股,被強平后的盈利部分也應該歸其所有,平臺沒收無異于搶劫。

  林戈想找到捷希源,卻發現無處可尋,官網標明的深圳市捷希源科技有限公司與深圳市元美信科技有限公司均是殼公司,注冊地均在前海,是一處公用地址。市面上其他配資平臺的真實辦公地同樣是一個秘密,有的宣稱在香港,有的只給出注冊地址。證券時報記者曾以同行身份問及某配資平臺人員在哪辦公,其稱“做這塊的都懂,不能說”。因此,林戈想要維權,存在現實的困難,捷希源就像是一個虛擬的存在。

  心態如賭徒

  證券時報記者也試用了捷希源,需實名認證、綁定銀行卡等。記者選擇了按日模式,充值2000元,10倍杠桿獲得20000元配資,共計22000元操盤資金。申請配資前,需向客服查詢最新的充值賬戶,是一個私人銀行賬戶,根本不是其官網首頁宣稱的“資金第三方托管,專款專用”。充值賬戶過段時間就會更換,應該是為了防止資金異常被查封,這也是市面上配資平臺的通行做法。證券時報記者使用從捷希源官網下載的交易軟件進行操作,隨機買入了一只處于上漲狀態的個股,該股尾盤漲幅回落,第二天低開即觸發平倉線,被系統強制賣出。

  高杠桿滿倉操作,經受不住波動。此番操作,證券時報記者虧損1725元,2000元本金僅剩余的200多元,想要繼續就得充值補充保證金,不然就得忍受巨虧86%的結果出局。

  2000元是小打小鬧,全虧完亦能控制好心態,但當投資者試用后認為配資平臺出入金可靠,加大投資后,就容易喪失基本的理性。在配資平臺上,高杠桿放大了欲望,更放大了風險,投資者虧了錢想要繼續游戲贏回來,贏了錢會認為自己還會一直贏下去,想贏更多。本質上,這就是典型的賭徒心理,配資平臺是個賭桌,實盤、虛盤都成為了次要的事情。

  林戈就告訴證券時報記者,早就感覺捷希源是虛擬配資盤,但虛實對他來說無所謂,只要能掙到錢。

  林戈今年52歲,自稱在體制內工作了30年,病退前還曾擔任領導職位。加杠桿之前,林戈炒股六、七年,風格激進,總是滿倉操作,損失慘重,積攢的家底兒近乎全部賠光。一年多前,林戈接觸到了配資平臺,在捷希源之前,他使用過米牛網,沒有賺到錢。

  2020年7月初,證監會曝光258家非法配資平臺,米牛網就是其中之一,運營機構是海南米云科技有限公司。如今,這200多家非法配資平臺中的大多數已經停止運行,米牛網卻仍在殘存。據其官網,米牛網遷移至了香港,公司名稱也更改為了米牛金融有限公司。米牛網提供1~10倍的配資,月息0.5%,最高可配5000萬元。林戈同樣覺得米牛網是虛擬盤,但并沒有影響他使用,還認為這個平臺沒有問題。

  如今,林戈在家中多年積蓄近乎全部賠光的情況下欠下外債50多萬,包括親朋借款、銀行消費貸、小額網貸等。“之前也是做過領導干部的,現在我這個年紀干什么工作能還上這個錢?”這是林戈自認為無法離場的原因。“華山一條路,只能搏一搏。”林戈向證券時報記者如此表述自己的心態。

  林戈認為,經過多個配資盤的“洗禮”后,已經逐漸掌握規律,對后面的操作充滿信心。“控制好倉位一點事兒沒有,不要輕易滿倉。”林戈說,“15倍配資,一開始只買入一成倉位,下跌就補倉,再下跌再補倉,最后總會反彈的,一反彈就能賺錢。”

  賭徒的另一個心態,就是堅信預期目標可以實現。但殊不知,你想要的是預期盈利,別人盯上的是你的本金。

  B盤黑洞

  捷希源是不是虛擬配資盤?從平臺收取的利息高低中可以判斷,為虛擬盤的可能性極大。15倍杠桿模式下,每月按配資總額的0.4%收取管理費,年化利率相當于4.8%。林戈實際使用配偶賬戶操作,配偶系由其推薦而來,其本人賬戶又可獲取管理費35%的返傭。以此計算,以此種操作模式在捷希源配資,實際年化利率僅3.12%,可謂極低。在2015年的場外配資鼎盛期,真實配資的利息一般為月息2%(年化24%),近期被曝光的案例中,月息也在1%~1.3%之間(年化12%~15.6%)。

  因此,捷希源如此之低的配資利息并不正常,低息僅為吸引客戶的手段,平臺真正看中的是投資者的本金。證監會日前披露的2020年10大場外配資違法犯罪典型案例中,就有兩起虛擬盤配資案,客戶買賣股票委托單并未真正進入證券市場交易,僅是在配資平臺記賬,配資平臺按照股市行情計算客戶交易盈虧,使客戶相信自己是在進行真實的證券交易。

  換句話說,客戶的虧損才是虛擬配資盤的凈利潤,客戶盈利將導致虛擬配資盤虧損。虛擬配資盤實際上是一種對賭,但普通投資者的勝算極小,因為無論盈虧,離場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在業內,真正對接證券市場的配資系統被稱為A盤,虛擬配資為B盤(也被稱作“利潤盤”)。配資盤平臺被稱為“總部”,通過代理獲得客戶。

  在招攬代理時,配資平臺也有近乎統一的話術:“75%起步,建倉(費)萬38,遞延(費)萬18,單筆出金5塊。客戶出入金T+0,傭金日返,一天都不拖欠的。”

  75%指的是代理能拿到的返傭比例,客戶需要支付的建倉手續費為配資總額的萬分之38作為建倉費,賣出之前每個交易日產生萬分之18的遞延費用(即“日息”),客戶提現收取5元手續費。證券時報記者接觸到的所有招攬代理的平臺也會強調自己是總部直招,合作后看客戶入金的量還能提高返傭比例。

  計算下來,這種收費模式的年化利率不到5%,一大半還要返傭給代理,配資平臺的資金收益率真能這么低?證券時報記者提出此疑問,招募代理的人士稱,這都是為了沖量,規模上來了,自然就賺錢了。這種解釋,并不合理。

  在一個對外名稱為“國X”的配資平臺上,客戶配資買入股票需“創建策略”,支付信用金,可匹配5倍、8倍、10倍的杠桿資金。“國X”本是一家小型券商的名稱,該配資平臺以此迷惑客戶其為“正規軍”。“國X”APP顯示,10000元信用金,匹配10倍策略為10萬元,收取建倉費200元,遞延費每天1500元,周末不收。此平臺費率更低,建倉萬20,遞延萬15。

  為“國X”招募代理的工作人員小劉(化名)直言,平臺是B盤,除了管理費返傭,代理還可以獲得凈利潤的80%作為回報,有合作意向,可來公司面談。B盤的凈利潤,指的就是客戶在平臺上配資炒股的虧損,因為資金并未實際流入股市,客戶虧得越多,平臺賺的越多。手上有客戶資源的代理,分得了更多凈利潤,還可以在后臺實時查看客戶交易情況,甚至誘導客戶下單。

  客戶的盈利,就是B盤的虧損。在“國X”,如果客戶要提取盈利,平臺會征詢代理意見,雙方各承擔50%的金額。其他B盤,平臺、代理承擔的虧損的比例,一般會參考盈利的比例。“國X”小劉的上家李經理表示,一般來說,B盤是不會出盈利的,因為要讓代理貼錢,所以主要看代理,如果代理愿意承擔這部分虧損,平臺肯定沒問題,絕對保障客戶資金安全。

  虛幻的“絕對安全”

  嘲諷的是,無論是A盤、B盤,配資平臺在招募代理的時候都會宣稱“絕對安全”。

  為了深入摸清虛擬配資盤套路,證券時報記者以加盟代理的身份前往廣東省湛江市,到“國X”的運營公司了解情況。在湛江市區某寫字樓內,李經理及其公司管錢的江某接待了證券時報記者。李經理介紹,公司目前規模不大,去年9月份搭建的平臺,今年3月份才開始招商(招代理),現在有9個代理,注冊的會員100多個,實際入金的沒那么多,規模穩定在2000萬左右。江總稱,公司不求規模做多大,代理到一定數量就不會再招商了,要確保平臺的安全。

  江某說,“國X”平臺的搭建投入了200多萬元,有5個服務器,三套對公系統,技術團隊每月的花費大概為20萬元。他們是在展示自己的穩定性和優勢點:系統穩定,自有技術團隊,可以隨時根據需要對平臺進行修改。這兩點對于代理來說都挺重要,系統穩定可以提升客戶的操作體驗,隨時修改則可以更好的應對客戶的要求及投訴。

  證券時報記者還接觸了一些聲稱可以搭建配資平臺的團隊,一般的B盤報價在5萬以下,每月還需要4500元的維護費,有模板可供選擇,也可根據需要進行個性化的定制。多個團隊向證券時報記者提供了配資系統(測試版)的后臺試用,可以看到客戶的操作,以及進行傭金的統計和分配。如果要搭建A盤的平臺,報價要貴一半以上,并需要提供資金賬戶進行對接。

  證券時報記者試用了“國X”平臺,界面及功能都較為簡陋,K線圖僅能顯示上一個交易日的情況,并不算一個很友好的APP。因此,江某宣稱的投入200多萬的真實性存疑,或存在夸大情形。

  對待客戶,他們也有虛偽的仁慈。“10萬元(本金)的客戶,搞5、6萬就行了,不要搞太多。”江某說,“之前有個代理的20萬元客戶,一下子穿倉了,換我是客戶我也受不了。別搞光,讓人家虧也虧得心服口服。”江某稱,非常重視客戶反饋的問題,要第一時間溝通,這樣會少很多麻煩事。“一般盈利數額不大的,都會給客戶的,因為他還會繼續操作。”江某表示,“盈利大的,就把本金還給他,一般就不會再鬧了。”

  對于客戶心理,他們摸的很透。“1萬塊錢配10萬,隨便漲兩三個點,盈利都在20%以上了。市場幾千只股票,找出漲兩三個點的票很難嗎?客戶都很自信的。”江某說,“盈利了客戶不會走的,還會繼續操作。”對于B盤來說,只要客戶持續在平臺上操作,終究是負多勝少,散戶炒股虧損的概率遠高于盈利。因此,江某等人認為B盤很好做,這是其堅持長期做這個的原因。

  “任何時候我都不會丟了這個行業,除非真沒得做了。”江某說,“干這個賺來的錢舍得花,干實業掙的錢,真不舍得花。”

  江某還透露,自己做配資平臺已有十余年,之前長期在深圳,但現在深圳的環境不太好,查得很嚴。“現在在深圳,寫字樓里肯定不行,出租房也會有問題,電腦多了都會引起注意。”江某說,“湛江這種小城市就好很多了,不用擔心掃樓的。”

  清除“土壤”

  “國X”的江某、李經理一直在強調要控制規模,謹慎行事,一定要處理好客戶投訴,減少麻煩,因為“這個行業最精明的人都已經在里面了”。由此可見,監管層的持續重拳打擊,給非法配資盤帶來極大的壓力,行事有所收斂。非法配資平臺生存“土壤”的清除,需要證監部門、司法機關、券商機構等各方的協同努力,投資者自身亦需摒棄賭徒心態,通過合法渠道,理性投資。

  場外配資違法活動嚴重擾亂資本市場正常秩序,損害投資者合法權益。根據《刑法》《證券法》《期貨交易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有關規定,場外配資經營活動屬于非法證券期貨活動,構成犯罪的,將以非法經營罪、詐騙罪等追究刑事責任。證監會通報的數據顯示,在各方協同努力下,2020年證監部門向公安機關移送或通報場外配資案件線索89件,配合公安機關查處19起場外配資犯罪重大案件,抓捕犯罪嫌疑人700余人,切斷多個跨區域場外配資黑色產業鏈,有效遏制了場外配資違法活動蔓延。證監會表示,下一步將堅決落實“零容忍”工作要求,與公安部等有關部門緊密協作配合,常態化打擊場外配資,嚴厲查處場外配資違法犯罪案件,切實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全力保障資本市場健康發展。

  證監會2020年7月曝光258家場外非法配資平臺,今年4月底又聯合公安部發布2020年場外配資違法犯罪典型案例,震懾力十足。各地警方、法院近期也披露了多起非法配資案,多人被采取刑事措施乃至獲刑,有效打擊了非法從事場外配資團隊和個人的囂張氣焰。

  早在2019年3月,就有多個地方證監會召集轄區證券經營機構座談,要求采取有效措施識別、監控疑似配資交易賬戶,禁止以任何形式與非法場外配資機構或個人開展業務,不得為非法場外配資提供任何便利。證券時報記者獲悉,利用金融科技手段識別配資賬戶,已經成為券商防范場外配資的重要手段。

  深圳華銳金融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向證券時報記者介紹,公司已經形成了一套支持靈活的業務場景的場外配資監測體系,可以助力券商快速有效地鎖定疑似配資客戶,目前有券商正式上線并穩定運行。業務人員多次基于華銳風控系統計算出的疑似配資概率,極大地縮小了監測客戶的有效范圍,提升了識別場外配資行為的效率。在開展線下核查工作時,結合華銳風控提供的疑似配資客戶的監控詳細信息,確認其為配資客戶,實現了風險的精準捕捉。

  清除場外非法配資的“土壤”,除了持續的監管高壓及技術手段,投資者的自律和理性更為重要。因為,投資者非理性的需求才是場外非法配資最好的“土壤”。投資者需要明白,一旦參與場外配資違法活動,自身利益將無法得到保障,杠桿投資可能損失全部本金,要捫心自問是否能承擔得起。證監會此前也多次提醒廣大投資者,一定要通過合法途徑參與股票期貨交易,自覺遠離和抵制場外配資違法活動。

  相關報道:

  10倍杠桿?!監管公布7家非法配資機構 “同花順”竟然在列?真相是…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

(責任編輯:DF358)

鄭重聲明:東方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
您可能感興趣
  • 焦點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貨
  • 外匯
  • 生活
    點擊查看更多
    沒有更多推薦
    • 名稱
    • 最新價
    • 漲跌幅
    • 換手率
    • 資金流入
    請下載東方財富產品,查看實時行情和更多數據
    鄭重聲明:東方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東方財富網不保證該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視頻、音頻、數據及圖表)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掃一掃下載APP

    掃一掃下載APP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908328號 經營證券期貨業務許可證編號:91310104631286033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21-34289898 舉報郵箱:jubao@eastmoney.com
    滬ICP證:滬B2-20070217 網站備案號:滬ICP備05006054號-11 滬公網安備 31010402000120號 版權所有:東方財富網 意見與建議:021-54509966/952500
    久久综合色久久88中文,在线a久草,一级a做爰视频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